独自待在北极的一条冻僵的咸鱼圈名阿晚(。

【周江】记得

友情提示: >>>>人物可能ooc

 

>>>>人物可能ooc【因为很重要所以要提醒两遍】 

 

>>>>剧情很狗血不靠谱 

 

>>>>喜闻乐见的英雄作死梗

 

>>>能接受的话请往下走 ヾ(゚∀゚ゞ)  【这是重新整理+修改错别字】 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周,小周别睡了,该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看着他副队的笑脸离自己越来越近,直到他温热的呼吸轻柔地拂上他的脸颊,双方才感到尴尬。江波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快去洗漱。”

       一句话打破了尴尬的气氛。周泽楷点了点头,突然感觉哪里不对,可又说不上口,他一直凝视着江波涛,看见江波涛正在把窗帘拉起来。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撒下微弱的光芒,照射在江波涛身上,有瞬间,周泽楷似乎看见江波涛的身体是透明的,有细微的光线穿过了他的身体。周泽楷摇了摇头,并没有在意,只当是自己眼花了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似是感觉到了周泽楷投来的目光一般,江波涛转过身来,看着还原模原样坐在床上看着他的周泽楷,不经有些无奈,但注意到周泽楷脸上疑惑的神情,他问:“怎么了小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江....不对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周感觉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不过没有什么不对的啊。”江波涛走过来轻轻坐在床沿,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正经地回答,他勾起一个笑,“可能是小周在苏黎世的时差还没有倒回来吧。”他伸出修长的手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,仍旧带着笑说:“好了,小周快一点,等下在食堂那集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看见江波涛转身离开的一瞬间,不知为何心一紧,伸手拉住了江波涛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周?”

       见他一脸疑惑,周泽楷才发觉不对,连忙松了手,江波涛并没有走也来这一动作给弄笑,反而抿住了唇,眼底最后那抹光彩消失殆尽,他摇了摇头,站起身打开门离开了房间。周泽楷呆滞地望着他逐渐走远的背影,却还是下意识地伸出手,想拉住江波涛。

      最后还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手指尖传来的并不是温暖的余温,而是冰冷的凉意。周泽楷不知为何,心跳得比之前更剧烈。他跳下床,冲进浴室里捧起一捧冷水往脸上浇,强行让自己思绪清晰一点。在那一瞬间,周泽楷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为什么想要拉住江波涛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江波涛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残酷冰冷的记忆一股脑涌进了他的大脑,占据了他的思维,模糊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那天在饭店,为了庆祝赢得了世界荣耀邀请赛的冠军。狂欢的派对开到了一半,酒店着了火。因为包房在较高的楼层的原因,而且人也比较多,轮回的队员们开始疏散人群,花了较多的时间。待到轮回的队员也差不多走完了,只剩下他和江波涛。

     就在他刚想拉住江波涛的手带着他赶快离开时,上方的天花板开始塌陷,他看着江波涛伸出来的手和江波涛自己瞬间被掉落的天花板砸中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急切地想大声呼喊那人的名字,可是呼出的声音早已在熊熊大火中化为灰烬。他看不见江波涛最后的表情,他想去寻找江波涛的身影,可是烈火遮挡了他的视线,火星在空中飘舞,他想要去救他的副队,那个能懂他的副队,那个和他拿过冠军的副队,那个温柔待人的副队,那个……

    一直被他喜欢的副队。

    他的努力跟顽强的不畏艰险的往前走,可最终他还是因为烟雾太重氧气不足而倒下。再度醒来时,看见的是医院森白的墙壁,鼻尖是刺鼻的消毒水味,耳边是医生的絮絮叨叨以及手中捏着的江波涛的死亡通知单。

     “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 周泽楷低声喃喃道,

    “抱歉……江。”

     眼泪从眼眶中涌出,打湿手里薄薄的纸张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END

 

>>>>>>前方高能

 

>>>>>>前方高能

 

>>>>>>前方高能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周,小周,别睡了该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猛地睁开眼,看清了眼前的人,伸出手一把将面前的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是正常的体温,不是冰冷的触感。 

       “江…死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说我死了?那个小周你是不是跟联盟的那两个女选手看电视剧看多了,接着被荼毒了?”

       原来是个梦。

      周泽楷看着自家副队还是那样一如既往,高兴地摸了摸他的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真•END

 

评论(4)
热度(15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